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大全 诗词大全

鸳鸯枕上唤娇娇

zmhk 2024-05-13 人已围观

简介鸳鸯枕上唤娇娇       好久不见了各位,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关于“鸳鸯枕上唤娇娇”的问题。如果你还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为你准备的,请跟我一

鸳鸯枕上唤娇娇

       好久不见了各位,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关于“鸳鸯枕上唤娇娇”的问题。如果你还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为你准备的,请跟我一起来探索一下。

1.ԧ?????ϻ?????

2.《暴戾皇叔的小娇娇》txt下载在线阅读全文,求百度网盘云资源

3.孟鹤堂唱的牙痕记是自己编的吗

4.描写鸳鸯戏水的古诗

5.请大家帮我找找关于红豆的诗句

6.有谁给我 《爱你千万次》的剧情简介啊 是一部韩剧

鸳鸯枕上唤娇娇

ԧ?????ϻ?????

       我也喜欢越剧,很难得碰到喜欢越剧的朋友,加我QQ499908488,我个人比较喜欢徐玉兰版的红楼梦,不知道你怎么认为.

       /bbs/dispost.asp?BoardID=640&PostID=26356这个网址是30集红楼梦的唱词.

       /s/serial_4e5d5f2605008bqe.html这个网址里有徐老\王老的黑白\彩色剧照,很有味道的,你也看下哦.

       徐玉兰王文娟越剧《红楼梦》唱词

       宝黛初会

       丫 鬟:林姑娘来了,林姑娘来了。

       (众声合唱)乳燕离却旧时巢,孤女投奔外祖母。记住了不可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走一步路。

       贾 母:外孙女来了呀,在哪里,在哪里呀?外孙女唉

       黛 玉:外祖母

       贾 母:我的心肝宝贝啊!

       (唱)可怜你年幼失亲娘,孤苦伶仃实堪伤。又无兄弟共姐妹,似一枝寒梅独自放。今日来接来娇花依松栽,从今后在白头外婆怀里藏。

       (白)这是你二舅母,快过去见过,啊

       黛 玉:二舅母

       王夫人:来,快起来,这方坐下。看你身体单薄,这般虚弱,却是为何?

       黛 玉:外甥女自小多病,从会吃饭时起,便吃药到如今了。

       熙 凤:什么?林姑娘来了吗?啊!真的来了。啊呀呀,来迟了,来迟了。啊呀呀,老祖宗,我来迟了。

       (唱)昨日楼头喜鹊噪,今朝庭前贵客到。

       贾 母:你呀,不认识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叫她一声“凤辣子”就是了。啊哈哈!

       王夫人:这是你琏二嫂子。

       黛 玉:二嫂子。

       凤 姐:起来起来。啊呀,好一个妹妹呀。

       (唱)哪像个老祖宗膝前的外孙女,分明是玉天仙离了蓬莱岛。

       (白)妹妹,来,坐下坐下。你如今来到这里啊

       (唱)休当作粉蝶儿寄居在花丛,这家中就是你家中,要吃要用把嘴唇动,受委屈告诉我王熙凤。

       黛 玉:多谢二嫂子。

       熙 凤:坐下坐下。你们把房间打扫了(按,这句没听明白),让林姑娘带来的人歇歇去。

       周瑞家的(按,好像是周瑞家的):妈妈,姑娘,随我来。

       贾母:这带来的小丫头,太稚嫩了吧,把我身边的那个紫鹃丫鬟给了黛玉,好使唤呀。

       紫鹃:是。见过林姑娘。

       (众声)宝二爷回来了,宝二爷回来了。

       宝 玉:老祖宗安。太太安。

       贾 母:宝玉,家里来了客人,快过来见过你林妹妹。

       宝 玉:林妹妹,

       (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黛 玉: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宝 玉: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黛 玉: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宝 玉: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

       (白)唉,这个妹妹好像是看见过的。

       贾 母:啊呀呀!又要胡说了,你何曾见过啊。

       宝 玉:虽没见过,看起来面熟,心里好像相识的一般。

       贾 母:哦,好啊,这样嘛,以后在一起,就和睦了。啊哈哈!(对黛玉)坐下坐下。

       宝 玉:妹妹,你读过书吗?

       (黛玉点头)

       宝 玉:尊名?

       黛 玉:名唤黛玉。

       宝 玉:表字呢?

       黛 玉:无字。

       宝 玉:无字?!

       (黛玉看见宝玉佩戴的玉)

       宝 玉:妹妹,你有玉没有啊?

       黛 玉:我没有玉,你那件玉也是件稀罕之物,岂能人人都有!

       宝 玉:(摘玉扔玉)什么稀罕的东西,人之高下不分,还说灵不灵,我可不要这东西。

       贾 母:孽障。你生气啊,要打骂人容易,何苦去摔你那命根子!

       宝 玉: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今天来了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她也没有,哼,可见不是好东西。

       贾 母:宝玉,把它戴上。

       熙 凤:宝兄弟。

       王夫人:哎呀,宝玉,你快戴上。

       贾 母:宝玉。

       王夫人:宝玉。

       贾 母:宝玉。

       王夫人:宝玉,当心你爹知道,快戴上。

       (熙凤给宝玉把玉戴上)

       熙 凤:宝兄弟,老太太不是常常说的吗,这富贵家私,就指望着这个命根子呢。(按,这句没听明白)

       宝钗进京

       宝 玉:唉,好妹妹,来,起来起来,起来呀。

       黛 玉:你喊我做什么呀。

       宝 玉:唉,好妹妹,你看呀。

       (唱)春色如锦不去赏,合起眼皮入睡乡。饭后贪睡易积食,<>来<>,替你解闷寻欢畅。

       (白)好,我也躺着。

       黛 玉:唉,你脸上又是叫谁的指甲划伤了?

       宝 玉:噢!不是的,帮人研了点儿胭脂膏子。

       黛 玉:你又在作这些事了,人家背后都会说你的,要是传到舅舅耳朵里去,大家又该不得安生了。

       宝 玉:那怕什么!大不了家里的人,都说我是“混世魔王”罢了。

       黛 玉:哈哈,好啊,原来你(按,这句话没听明白),被封为“混世魔王”了。

       宝 玉:唉,别人叫得,你可不能叫啊。

       黛 玉:为什么不能叫?我偏要叫,混世魔王。

       宝 玉:再叫?

       黛 玉:混世魔王,混世魔王,啊哈哈

       鸳 鸯:二爷,二爷,快和林姑娘到厅上去,是姨太太她家都搬到这里来了,宝姑娘也来了。

       宝 玉:宝姐姐也来了?

       鸳 鸯:是呀,他们都等着呢,快去罢。

       宝 玉:走。

       紫 鹃:鸳鸯姐姐,宝姑娘也来了?

       鸳 鸯:是呀。

       鹦 鹉:林姑娘来了。

       紫 鹃:这一会啊,你可叫错了,是宝姑娘来了呢。

       宝玉黛玉:姨妈。

       薛姨妈:快起来快起来。哎呀,宝玉!

       熙 凤:宝兄弟林妹妹快过来,给宝姐姐见过礼。

       宝玉黛玉:宝姐姐。

       宝 钗:宝兄弟,林妹妹

       熙 凤:哎呀,这样一来呀,又可要热闹了。

       王夫人:是呀,早就盼你们来了。

       鸳 鸯:太太,姨太太,老太太请你们到里面去坐。

       王夫人:请。

       薛姨妈:妹妹,请吧。

       雪 雁:姑娘,要快冷了,快回去吃药吧

       黛 玉:你先回去吧。

       雪 雁:噢。

       宝 玉:你吃完药再过来吧。

       婆 子:宝姑娘家里是有地位也有财气的名门大户,舅舅在京里做大官。你看,可不像林姑娘那样。就是那宝姑娘戴的什么金锁,也像宝玉的玉一样,是一件稀罕的东西呢。

       宝 钗:(看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宝 玉:唉,宝姐姐,听说你金锁上面也有几个字,今天要让我赏鉴赏鉴。

       宝 钗:那没什么好看的。

       宝 玉:嗯,宝姐姐,你看了我的,岂可不让人家看你的?

       (宝钗把金锁递给宝玉)

       宝 玉:(看锁)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哎呀,这两句话正像是一对了。

       宝 钗:好香啊,宝姐姐,这是什么香啊?

       宝 钗:想是早起吃了冷香丸的香气。

       宝 玉:冷香丸,那是好闻,唉,借我一丸尝尝吧?

       宝 钗:哎呀,又混闹了,药怎么能混吃的呢。

       宝 玉:这香气真是好闻啊。唉,宝姐姐,我们来下棋好不好?

       宝 钗:好。

       (宝钗宝玉正在下棋,黛玉来)

       莺 儿:林姑娘来了。

       黛 玉:吆,有这般雅兴,也不叫我一声,只顾自己在玩呢。

       宝 玉:林妹妹,你来的正好,来来来。林妹妹,宝姐姐的棋艺可真厉害。

       宝 钗:好妹妹,你可不要听他的。

       宝 玉:你替我下一下,你下赢了,我可拜你为师啊。

       黛 玉:要是下输了,也请宝姐姐收我们两个做徒弟吧。

       宝 钗:你看你这张嘴。

       丫 鬟:宝二爷,外面有人找你。

       宝 玉:去去去。

       丫 鬟:是老爷唤你。

       宝 玉:老爷叫我?

       宝 钗:即是老爷唤你,你就快去吧。

       袭 人:宝二爷,你忘记披风了。

       黛 玉:老爷唤你,也用不着这样心惊胆怕的啊。

       贾 政:你这个不上进的奴才,

       (唱)陪贵客你做委琐状,陪丫鬟你倒脸生光。自古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可叹你,人情世故俱不学,仕途经济撇一旁。只怕是庸才难以成栋梁,于家于国都无望。

       (白)如今娘娘吩咐,叫你们姐妹们都到大观园中居住。

       宝 玉:大观园?

       贾 政:你可要给我好好地读书,若不安分守常,就不饶你。牢牢记住。

       宝 玉:是。

       (宝玉正在背书)

       晴雯:呵呵……

       宝玉:人家在哭呢,你还在笑呢。

       (唱)每日里送往迎来把客陪,焚香叩头祭祖先。垂手恭敬听教诲,味同嚼蜡读圣贤。这饵名钓禄的臭文章,读得我头晕目眩实可厌。

       晴雯:二爷

       宝玉:晴雯,你的眉毛是谁替你画的?

       晴雯:我自己画的。

       宝玉:画的一点都不美,来,我来替你改画一下。

       晴雯:小祖宗,你读书要紧。

       宝玉:哎呀,我刚刚背完。

       晴雯:好,随便你画吧。

       袭人:二爷,

       (唱)凤凰混在乌鸦队,主子替奴婢画双眉。放下正经书不念,被老爷知道定责备。

       (白)哎呀二爷,就是退一万步说,

       (唱) 纵然你不是真心爱读书,也应该装出个读书样子来。

       晴雯:唉,孙悟空套上了紧箍咒,没法子啊。二爷,你再不装出这副读书的样子来,我们这些人底下也要念紧箍咒了呢。

       袭人:看我不撕烂了你这张嘴。

       晴雯:二爷。

       袭人:读书吧。看你热成这个样子,来

       (袭人帮宝玉脱去外套)

       宝玉哭灵

       宝玉:林妹妹,我来迟了!金玉良缘将我骗,害妹妹魂归离恨天。到如今,面不知何处去,空留下,素烛白帷伴灵前。林妹妹,林妹妹!如今千呼万唤唤不归,上天入地难寻见。可叹我,生不能临别话几句,不能扶一扶七尺棺!林妹妹,想当初,你孤苦伶仃到我家来,只以暖巢可栖孤零燕,宝玉是剖腹掏心真情待,妹妹你心里早有你口不。妹妹呀,你为我是一往情深把病添,我为你是睡里梦里常想念。容易盼到洞房花烛夜,总以为美满姻缘一线牵,想不到林妹妹变成姐姐,却原来,你被逼死我被骗!实指望,白头能偕恩和爱,谁知今日你黄土垅中独自眠!林妹妹,自从你居住大观园,几年来,你心头愁结解不开,落花满地伤春老,冷遇敲窗不成眠!你怕那,人 世上风刀和霜剑,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

       黛玉焚稿

       黛玉:我一生与诗书做了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曾记得菊花赋诗夺魁首,海棠起社斗清新;怡红院中行新令,潇湘馆内论旧文。一生心血结成字,如今是记忆未死,墨迹犹新。这诗稿不想玉堂金马登高地,只望他高山流水遇知音。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把断肠文章付火焚!这诗帕原是他随身带,曾为我揩过多少旧泪痕,谁知道诗帕未变人心变,可叹我真心人换了个假心人。早知人情比纸薄,我懊悔留存诗帕到如今。万般恩情从此绝,只落得一弯冷月照诗魂!

       多承你伴我日夕共花朝,几年来一同受煎熬,到如今浊世难容我清白身,与妹妹告别在今霄!从今后你失群孤燕向谁靠?只怕是寒食清明,梦中把我姑娘叫。我质本洁来还洁去,休将白骨埋污淖。

       读西厢

       宝玉:啊,妹妹,(唱)我是个多愁多病身啊,你就是那个倾国倾城的貌。

       黛玉:你,该死的,(唱)胡说八道,弄出这*词艳曲来调笑,混帐的话儿欺侮人,我可要到舅舅跟前将你告。

       宝玉:好妹妹,(唱)我无非偶配词儿顺口念,好妹妹,你千万饶我这一遭,我若有心欺侮你,(白)好,明朝让我跌在这池子里,让癞头鼋(唱)把我吞吃掉。

       黛玉:我以为你也胆如斗,呸,原来是个银样?枪头。

       金玉良缘

       宝玉:林妹妹,今天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是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啊!我合不拢笑口将喜讯接,数遍了指头把佳期待。总算是,东园桃树西园柳,今日移向一处载。此生得娶林妹妹,心如灯花并蕊开。往日病愁一笔勾,今后乐事无限美。从今后,与你春日早起摘花戴,寒夜挑灯把迷猜。从今后,俏语娇音满室闻,如刀断水分不开。这真是,银河虽阔总有渡,牛郎织女七夕回。

       熙凤:宝兄弟,做新郎总该懂温柔,休惹得新娘气带羞。多生欢喜少痴傻,随缘随份莫贪求。须懂得老祖宗都是为你好啊!

       贾母:我的儿!愿你俩相敬如宾到白头!

       宝玉:林妹妹!遮住你面如芙蓉眉如柳,遮不住你心底春光往外透。

       我以为百年好事今霄定,为什么月老错系了红头绳?为什么梅园错把杏花载?为什么鹊巢竟被鸠来侵?莫不是老祖宗骗我假做亲,宝姐姐赶走我的心上人!我和妹妹都有病,两个病原一条根,望求你把我们放在一间屋,也好让同病相怜心连心,活着也能日相见,死了也好葬同坟!老祖宗啊,我天下万物无所求,只求与妹妹共死生。

       合唱:好一条掉包计偷柱焕梁,只赢得惨红烛映照洞房。

       上掉下个林妹妹

       宝 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黛 玉: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

       宝 玉: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黛 玉: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宝 玉: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

       问紫鹃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诗稿今何在?

       紫鹃:如片片蝴蝶火中化。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瑶琴今何在?

       紫鹃:琴弦已断你休提它。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花锄今何在?

       紫鹃:花锄虽在谁葬花?

       宝玉:问紫鹃,妹妹的鹦哥今何在?

       紫鹃: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生前的话。

       宝玉:那鹦哥也知情和义,

       紫鹃: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宝玉:妹妹,我被人骗了,被人骗了!九州生铁铸大错,一根赤绳把终身误。天缺一角有女蜗,心缺一块难再补。你已是质同冰雪离浊世,我岂能一股清流随俗波。

《暴戾皇叔的小娇娇》txt下载在线阅读全文,求百度网盘云资源

描写鸡的古诗有:

       1、《斗鸡诗》晋朝·刘桢

       丹鸡被华采。双距如锋芒。愿一扬炎威。会战此中唐。利爪探玉除。瞋目含火光。长翘惊风起。劲翮正敷张。轻举奋勾喙。电击复还翔。

       2、《斗鸡》唐朝·杜甫

       斗鸡初赐锦,舞马既登牀。帘下宫人出,楼前御柳长。仙游终一閟,女乐久无香。寂寞骊山道,清秋草木黄。

       3、《咏寒食斗鸡应秦王教》唐朝·杜淹

       寒食东郊道,扬鞲竞出笼。花冠初照日,芥羽正生风。顾敌知心勇,先鸣觉气雄。长翘频扫阵,利爪屡通中。飞毛遍绿野,洒血渍芳丛。

       4、《宫词一百首·枌榆春社斗鸡回》明朝·王叔承

       枌榆春社斗鸡回,鄠杜朱旂夹道开。寒食宫愁消未尽,夜棋弹过水晶台。

孟鹤堂唱的牙痕记是自己编的吗

       《暴戾皇叔的小娇娇》百度网盘txt最新全集下载:

       链接:/s/1iENJDpoJ9j_Xr3yJ7WynwA

?pwd=y4p9 提取码:y4p9

       《暴戾皇叔的小娇娇》

       简介:

       俞眠前世与才子秦安两情相悦,弃了入王府做侧妃的锦绣前程,在嫡姐的“好心”帮助下成功私奔。却不想一切皆是算计,嫡姐机关算尽,郎君所托非人。她看着她的秦郎与嫡姐喜结连理,从此平步青云,官运亨通,而她被困在后宅连个妾的名分都没有。

       病榻缠绵,十年囚禁与折磨,嫡姐将珠履踩在她脸上为她“送终”的时候,俞眠再次看到了当年她错肩别过的厉王爷——冷峻暴戾如修罗现世,但他却为她灭了狗男女全族,流血漂杵却全了她最后的心愿。俞眠终于明白,当年的选秀只是走过场,原来他已深深爱恋她许多年。

       所以当俞眠重生回那场选秀之前,她看着床前大献殷勤劝她私奔的嫡姐,冷冷的笑了。

       合欢账下鸳鸯枕,我有王爷我怕谁,渣男秦少安什么的,只有让他不得好死了。后来提起俞家,所有人只记得那位被厉王爷变着花样宠起来的厉王妃俞眠,至于其他的,谁还记得那个裹着草席被扔去乱葬岗的女人是俞家嫡女呢。

描写鸳鸯戏水的古诗

       是的

       孟鹤堂版《牙痕记》歌词

       胭脂粉好比那迷人的药,

       蜜糖嘴好比两把杀人的刀。

       芙蓉面就是这个勾死的鬼儿,

       小金莲好比这个恶毒魈。

       杨柳腰如同是绊马的索,

       风流眼逼我走上独木桥。

       烟花院好比这个森罗殿,

       红绫被就是这个狱监牢

       一双玉腕千人枕,

       半点朱唇万客嚼。

       管他张王和李赵,

       鸳鸯枕上唤娇娇。

       悔不听家严的苦训教,

       任意儿胡为就乱赌嫖。

       只说你花容月貌人俊俏,

       却原来貌美心毒虚情假意内藏刀。

请大家帮我找找关于红豆的诗句

       描写“鸳鸯戏水”的诗句有:

       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君子万年,福禄宜之。鸳鸯在梁,戢其左翼。君子万年,宜其遐福。乘马在厩,摧之秣之。君子万年,福禄艾之。乘马在厩,秣之摧之。君子万年,福禄绥之。——《鸳鸯》 佚名

       鸳鸯离别伤,人意似鸳鸯。试取鸳鸯看,多应断寸肠。——《咏鸳鸯》李远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柳阴轻漠漠,低鬓蝉钗落。须作一生拚,尽君今日欢。——《菩萨蛮·玉炉冰簟鸳鸯锦》牛峤

       平江波暖鸳鸯语,两两钓船归极浦。芦洲一夜风和雨,飞起浅沙翘雪鹭。渔灯明远渚,兰棹今宵何处?罗袂从风轻举,愁杀采莲女!——《应天长·平江波暖鸳鸯语》牛峤

       穆湖莲叶小于钱,卧柳虽多不碍船。两岸新苗才过雨,夕阳沟水响溪田。屋上鸠鸣谷雨开,横塘游女荡船回。桃花落后蚕齐浴,竹笋抽时燕便来。——《鸳鸯湖棹歌·一百首选二》朱彝尊

有谁给我 《爱你千万次》的剧情简介啊 是一部韩剧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  

       红豆生南国,是很遥远的事情。

       相思算什么,早已无人在意。

       醉卧不夜城,处处霓虹。

       酒杯中好一片滥滥风情。

       最堪忘却古人诗,

       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轻,

       春又来看红豆开,

       竟不见有情人去采。

       烟花拥着风流,真情不在。

       ============================

       红豆南天出,中原少见枝。王维诗读后,早已惹相思。

       硬质如钢颗,铮铮落玉盅。伤心鹃滴血,爱久透深红。

       在匣如珍宝,赠卿情义浓。相离抛岁月,缕缕夕阳中。

       光阴随鬓老,辗转恨飘蓬。一粒红光豆,相思迭万重。

       ============================

       钥匙扣上有两颗殷殷的红豆

       你赠我那天是在春浓的下午

       我捧它落泪多在痛悔的梦中

       当初

       你赠我红豆

       是想把思念常驻

       我收下红豆

       是想把爱情播种

       如今

       我们的心早已变成两颗无奈的红豆

       被系在长长的钥匙链上

       目送一个又一个寂寞的残秋……

牙痕记孟鹤堂歌词是哪一段

       第1集

       来到游乐园的继母爱兰为了给海外留学的女儿南贞汇钱找到了银忍,并向她索要这个月的全部工资。善良的银忍不但不拒绝她反而责怪自己太小心眼,答应了继母会到时把钱交给她的。

       香淑原本准备去接婆婆池女士的,可是她却让江浩替自己去机场接机,自己领着媳妇苏宁来到医院。

       可是到了医院却听到医生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诊断说你们所担心的没错,子宫膜非常的薄,就现状而言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香淑憋着一肚子气找到了儿子世勋,对他说一定要找到世界上最好的不孕症治疗的医院,我这辈子说什么也要抱上孙子。

       第2集

       银忍听说'只有实施肝移植你的父亲才有可能存活'的话后,厚着脸皮找到了继母可是继母却说我也和你的情况一样手头非常拮据,什么也帮不到你。于是银忍只好离开。

       香淑因为不想让丈夫与别的女人之间生下的孩子江浩得到财产,固执地坚持一定要留下亲生儿子世勋的血脉。世勋也因为母亲和妻子之间的事情而变得越来越累。

       在此期间听说有位非常善良并且努力生活的燕姬愿意做代理母亲。。。

       第3集

       来到游乐园的继母爱兰为了给海外留学的女儿南贞汇钱找到了银忍,并向她索要这个月的全部工资。善良的银忍不但不拒绝她反而责怪自己太小心眼,答应了继母会到时把钱交给她的。香淑原本准备去接婆婆池女士的,可是她却让江浩替自己去机场接机,自己领着媳妇苏宁来到医院。

       第4集

       世勋说不想再去医院了,善英劝他说如果你不去的话那我们就离婚,边说边把他拖到医院做人工受精。 被迫来到医院的世勋表情十分暗淡。 恩妮拿出存折对继母说,手术费我已经准备好了。 仁德做手术的那天,恩妮也躺在了人工受精的手术台上...

       第5集

       恩妮父亲因为有了治疗费,很快便出院了,同时恩妮顺利怀上孩子。香淑知道后便让善英谎称是找到正确的治疗途径,怀上了世勋的小孩,世勋很高兴。全家人都因为善英的怀孕而快乐。世勋也因此离开了以前的情妇。恩妮因为怀孕,向父亲说是因为帮忙要离开一年时间。但多重压力下的善英濒临崩溃,夜晚在餐厅独自一人喝酒,并被世勋发现。

       第6集

       香淑因为不想让丈夫与别的女人之间生下的孩子江浩得到财产,固执地坚持一定要留下亲生儿子世勋的血脉。世勋也因为母亲和妻子之间的事情而变得越来越累。

       在此期间听说有位非常善良并且努力生活的燕姬愿意做代理母亲。

       第7集

       世勋发现了善英的腹带,知道一切都是谎言。善英告诉世勋代理孕妇会帮他生下孩子,世勋听后更加震惊。世勋喝醉后来找妍熙。肚子越来越变大的恩妮想到孩子一出生就要离开,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第8集

       恩妮捂着大肚子试图从金子那里逃跑,但是马上被发现。被金子拽着头发殴打,突然恩妮感到一阵腹痛,在去往医院的车里恩妮哀求金子不要带走自己的孩子。金子给香淑打电话说孩子可能马上会临产,让她做好准备

       第9集

       恩妮知道了仁德(恩妮的父亲)白天做保安,晚上去烤肉店打工的事实。

       因为知道了父亲整天勤苦劳作而伤心的恩妮在赶往回家的路上。

       在家裏却看到恩贞(小妹)和楠贞因为楠贞信用卡的债务问题大作一团的场面,恩妮一边斥责楠贞:就是因为你,你怎麽能这样对待死而复生的父亲,你知不知道爸爸现在在烤肉店很卑微的打着工。”一面夺下楠贞的香水扔向了她

       第10集

       恩妮为了寻找善英丢失的孩子来到了店外,她跑到危险的马路中不顾一切地把柳彬抱着救了起来。

       善英抱着柳彬一个劲儿地问道孩子没伤着吧,随后上下打量孩子有没有受伤,并流着泪对恩妮一再道谢。

       正在这时世勋也来到了现场,他一把从善英怀里把孩子抱走之后大声训斥善英说,是不是因为柳彬不是你亲生的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看孩子呢,如果想做称职的妈妈的话麻烦你再清醒一点!善英因为世勋追究丢孩子的责任时说的一些侮辱自己的话而感到非常惭愧,于是她搬到了别墅里去住。

       对妻子说完过头话之后,世勋有点后悔。他来到了别墅想安慰妻子后接她回家,这时燕熙打来紧急电话,世勋无法整理清和她的关系又跑去见她了。

       姜浩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有点被恩妮所吸引,他感到有点混乱。。。

       第11集

       善英把恩妮叫了出来,递上名牌皮包对她说,谢谢你救了柳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关系,平时生人一抱就哭的柳彬被恩妮抱着竟然没动静。

       和柳彬分开后,恩妮由于对孩子的思念在路上随便见到个孩子就不自觉地跟在后面。。。

       第二天姜浩和恩妮一起参加了新职员团体培训教育而实施的野外求生游戏。

       恩妮一脚踩空一下子摔倒了,在她身后的姜浩为了救恩妮也一起滚落到倾斜路边坡下。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姜浩看到身边的恩妮昏迷不醒,他吃惊地摇晃着恩妮,随后想给她做人工呼吸,眼瞅着就要靠近恩妮的嘴边了,恩妮一瞬间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她一头顶在姜浩的脑袋上,尖叫着你这个变态。。。

       第12集

       喝醉了的江浩踉跄着送恩尼回家的路上,说如果让恩尼独自回家,自己回去会失眠,摇摇晃晃地向恩尼告白说要交往。恩尼觉得非常荒唐,用包打了江浩的脸后乘着公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第二天,因为宿醉很难受的江浩看到了挨打后的痕迹,完全记起来昨天的事,太丢人了,没脸再见恩尼。江浩想要向恩尼道歉,但是恩尼完全把江浩当成了透明人。。。

       第13集

       江浩捡到了恩尼丢了的钱包,这段时间被恩尼无视外加不信任,作为补偿要恩尼请他吃5顿饭,还必须写下保证书。写完保证书后拿到钱包的恩尼,看到妈妈的照片还好端端地夹在钱包里,非常感谢江浩。听说江浩会在相亲后带女生回来,但这次江浩根本没有叫楠静,楠静就单方面地去了相亲的地方,想要毁了这次相亲,到底是什么原因要妨碍江浩的前途呢。。。看来要把楠静叫来好好训训才行。。。

       第14集

       恩妮偶然在路上遇见了金子,金子一见恩妮撒腿就跑。。。因为顺利完成了计划草案,善英母亲清子和炳导演一起来到南山饭店庆功,在那里她看到仿佛是世勋的男人和年轻的女人在一起,于是她打电话给善英说,我看到了与世勋极像的男人。。。

       燕儿得知世勋为妻子善英预约了生日蛋糕,于是燕儿故意亲自送蛋糕到了世勋的家中。世勋看到燕儿在家中后,吓得快断气了。

       对燕儿的行为十分恼火的世勋大声叫喊着,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第15集

       看到江浩给姥姥买来了一个水桶,恩妮被江浩的亲切热心所打动,她心中开始摇摆不定,江浩也一样,望着恩妮的一举手一抬足他的心中都忍不住激动澎湃。恩妮认为自己是没有资格结婚的女人,她想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被江浩所吸引。这天,从万能公司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是他们帮恩妮找到了金子,于是恩妮找到了金子并当面质问她,我当初生下的孩子现在在哪里?可是金子却坚持说不知道。之后金子生气地斥责了寻找孩子的恩妮。恩妮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正好被江浩看见,江浩带着恩妮去医院,恩妮一边哭喊着孩子的名字,一边到处寻找,江浩把恩妮抱在怀里对她更加增添了一份怜爱之情

       第16集

       恢复意识的恩妮手不自觉地在空中挥舞着呼唤着孩子的名字,看到这个情景江浩非常心疼。。。江浩对她说,别难受了我不是在你身边吗,如果你想哭就尽情地哭吧,说完他抱住恩妮不住地安慰她。 第二天在公司恩妮吃午饭的时候说自己没胃口而一口也没有吃,江浩为了恩妮现跑去买了热乎乎的粥,恩妮看到江浩怕粥凉了而把粥揣在衣服里面感到十分吃惊……

       第17集

       面对江浩突然的表白,恩妮虽然十分感动可是故意对江浩说我无法接受你的心意。之后恩妮刻意地与他保持着距,江浩则为了得到恩妮的真心一直追随在她身边…… 香淑在医院里看到金子后拔腿就跑,被一个人扔在那里的奶奶接受了金子的帮助。当恩妮得知江浩是会长的儿子之后对他说,如果我因为你的恋爱游戏而丢掉饭碗的话,你能负责吗。恩妮说完想要过马路正赶上信号变成绿灯车子冲了过来,江浩把恩妮推到一边自己却被车子撞到在地……

       第18集

       和澈在一起喝酒的江浩被卷进了他人的争斗当中,香淑听说江浩在派出所里,于是不屑地说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不知道像谁了。

       恩妮看到江浩留下来的一束玫瑰和留言条后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 香淑在医院里看到金子后拔腿就跑,被一个人扔在那里的奶奶接受了金子的帮助。当恩妮得知江浩是会长的儿子之后对他说,如果我因为你的恋爱游戏而丢掉饭碗的话,你能负责吗。恩妮说完想要过马路正赶上信号变成绿灯车子冲了过来,江浩把恩妮推到一边自己却被车子撞到在地....

       第19集

       主治医对恩妮说,"江浩虽然病情不是十分严重可是偶而会出现记忆丧失的情况。"恩妮听后对躺在病床的江浩哭喊着,不要死啊,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事后,江浩是会长儿子的事情传开了……

       金子从清子家出来了之后她搬到了女儿燕儿家

       第20集

       偶然在餐厅里见面之后,江浩察觉出哥哥和燕儿之间有什么隐情,可是他表面上装作没事。

       无法忘记世勋的燕儿感到非常迷茫,在燕儿闹出更大的乱子之前为了把问题都解决掉,世勋找到了她的家里。

       世勋命令燕而马上把店铺撤掉,燕儿说,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命令我!打开门想走。世勋说,我会给你准备比这更大的店铺,你能不能转移到乡下去。燕儿说,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想任你摆布。 自从和江浩见面后一直心情低落的楠贞收到了大量订货单她十分高兴。李澈给楠贞送来花盆做开业礼物并答应做她的模特。 江浩向世勋提议说,度假村的计划能不能往后拖一拖。香淑对江浩说,什么都不懂的人有什么资格对你哥哥指手画脚的。江浩说,我对妈妈做过了什么错事吗?为什么总是把我当抱来的孩子一样看待,说完后江浩跑出家门...

       第21集

       因为母亲对自己的差别待遇而离家出走的江浩徘徊在街头,之后他打电话给恩妮约她见面。

       恩妮看到天色已晚,就没有惊动家里人悄悄地跑了出来。 被恩妮拥抱着的江浩情不自禁地说,虽然我心情不好可是只要被恩妮一抱我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我想和你结婚。

       楠贞半夜做恶梦发现恩妮不在后大喊着恩妮不见了。家中立刻一片混乱。善英见到了Angel的社长夫人于是她鼓起勇气询问夫人,世勋送给你的项链满不满意,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根本没有这回事,善英慌了手脚。整理好心情后江浩又回到了家里。奶奶又心痛又抱歉地说,当初不应该把江浩带回家。然后不住地摸着江浩的手和脚。江浩为恩妮挑选了戒指作为结婚证物套在了她的手上。 奶奶说江浩喜欢的人我真想快点儿见到,于是江浩把恩妮领回了家...

       第22集

       看到江浩带回家的女朋友是恩妮后,奶奶有点惊讶不知怎么办好。

       结果感到家里气氛不对的恩妮心情非常复杂,她感到快窒息了于是谎称自己还有事情没做完然后回家了,焦急的江浩打电话向恩妮道歉说都怪我不好。

       恩妮找到了姥姥向她哭诉说,我真的很爱江浩可是我是个没有资格谈恋爱的人啊?姥姥劝她说,把过去全部忘掉后活下去吧。为了江浩你也不能这样做啊。

       善英向世勋问起有关项链的事情,世勋顿时脸色发青地说,没想到你是这样执拗的女人。

       江浩找不到恩妮,于是他问了姥姥,当他听说恩妮一个人去了妈妈的墓地了之后,江浩也跟着去了。

       江浩和恩妮一起来到恩妮家中问好,楠贞看到江浩后惊讶了。

       第23集

       楠贞听恩妮说她决定和江浩结婚的话后气急败坏地说,谁允许你们随便结婚了,然后把东西都扔在地上。

       楠贞对父亲仁德说,恩妮绝对不能和江浩在一起。

       仁德找到了江浩,当听说两人在母亲的坟前许下了结婚的诺言后,不禁惊讶了。

       回到家中,仁德对大家说想要为女儿的结婚庆祝一下,楠贞听后气得说,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纵容她,然后哭着跑出家门在街头徘徊,遇见了澈儿。

       江浩看见燕儿和世勋一起从酒店客房走出来,正好香淑和善英也前往这个酒店参加聚会。。

       江浩对恩妮说,以后不要再见燕儿。 恩妮生气地说,我为什么连好朋友都不能见? 恩妮暗中试探着向燕儿打听其中的理由。世勋在投资方面遇到了困难,他拽着江浩一起去见孔会长,可是到了那里看到孔会长没有来,只有他的儿子秀赫和女儿秀筝在那里,世勋十分头痛。

       结果世勋和秀赫谈完公司的事情后提前走了,留在那里的江浩和秀筝陷入了微妙的状况...

       第24集

       推进旅游产业地区的开发项目陷入了以失败告终的危机。接手建设施工的建筑公司社长找到了世勋,并威胁他说,如果不马上给我们付支票的话就立刻中断施工。

       金子说,我一定要查出谁是毁灭我女儿的家伙。于是金子又回到燕儿的家中偷偷查寻燕子的手机记录。

       金子查到世勋的电话号码之后把它记在了纸上...

       江浩质问世勋说,燕儿和你是什么关系,世勋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江浩又对燕儿说,你和有妇男见面不觉得可耻吗?

       燕儿说,无论是有妇男还是单身男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想和谁见面难道还用别人管吗?

       第25集

       世勋把恩妮叫到办公室里说,请你马上和江浩分手。

       这时江浩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江浩问世勋,为什么恩妮在大哥的办公室?世勋坦率地回答说,我正在劝她和你分手。

       江浩情绪激扬地说,哥你没有这个权利。看到发狂的江浩,世勋说,不愧是品行不良的混蛋,说完把文件扔了一地。

       江浩把恩妮领到了楼顶,他坐在恩妮的面前对她说,对不起你。 恩妮轻轻拍了一下江浩安静地回答道,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发生了而已,你没有必要这么兴奋。

       看到江浩把恩妮从世勋办公室里拽出来,公司员工们都在纷纷议论恩妮和江浩的关系。

       奶奶池女士得知开发旅游事业上出了问题后把这事告诉了江浩,香淑说看来能够依靠的只有三强企业了。

       江浩带着恩妮一起出去旅行,两人在海边手牵手散着步,一起吃烤海贝。

       第26集

       仁德找到了江浩,当听说两人在母亲的坟前许下了结婚的诺言后,不禁惊讶了。

       回到家中,仁德对大家说想要为女儿的结婚庆祝一下,楠贞听后气得说,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纵容她,然后哭着跑出家门在街头徘徊,遇见了澈儿。

       江浩看见燕儿和世勋一起从酒店客房走出来,正好香淑和善英也前往这个酒店参加聚会。。

       江浩对恩妮说,以后不要再见燕儿。 恩妮生气地说,我为什么连好朋友都不能见? 恩妮暗中试探着向燕儿打听其中的理由。

       第27集

       江浩在医院里见到了秀筝。 秀筝说我父亲想见你一面。江浩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拜访了三强企业。

       孔会长说,我女儿秀筝非常喜欢你 。一边征求着江浩的意见,江浩坦率地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朋友了。意想不到的回答使孔会长有点不高兴,他打电话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江浩的家里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香淑上去就给了江浩一巴掌,口吐暴言说,以后不要再喊我妈妈。

       看到为感到耻辱而痛苦的江浩,父亲过来安慰他说,只要把几个系列公司整理好就可以了。父亲非常慈祥

       第28集

       金子来到恩妮姥姥家说想让恩妮再做一次代理母亲。姥姥气得揪住她的衣领说 你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之后,恩妮和江浩发现昏倒在地的姥姥,于是问她刚来过的女人是谁?姥姥强烈否认说,是你不认识的女人。

       池女士得知江浩之前是为了救恩妮才出了车祸,于是她说死活也不允许他们结婚。江浩父亲打算承认两人结婚,他这边说服者母亲那边订好了日子。

       江浩问候家里人时提起了想分开住的事情,可是冷冷的气氛当中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池女士说结婚会场太寒酸的话无法在亲戚面前抬头,她吩咐香淑去拿足够的钱给他们去准备会场。

       结婚会场上香淑碰见了金子后大吃一惊,于是她赶紧藏了起来直到婚礼结束。

       江浩和恩妮去享受新婚旅行,当恩妮来到4楼时看到酒醉的楠贞睡在他们特意准备好的鸳鸯枕上

       第29集

       池女士不满意恩妮家准备的被褥,她让善英去买一套新的被子。出门的善英打算顺便和世勋一起出来吃顿午饭,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我正在和客户开会。因为被子发生了点意外的善英,在电梯前目睹了世勋和燕儿...

       另外,金子跟随参加结婚典礼的清子一起来到会场,当金子看到恩妮时不禁大吃一惊...

       第30集

       善英拜托世勋买几个蛋糕送到燕儿的店里,暗中注视着世勋递上蛋糕时与燕儿接吻的情形。

       香淑把恩妮家里人为婚礼特意准备的食品包了起来交给了家务大婶命令她拿走,听到此话的恩妮不知该如何是好。 第二天恩妮一个人准备早餐,香淑看到恩妮拌的豆芽菜颜色发红于是生气地说,看起来真恶心,谁让你在豆芽菜里放辣椒粉了。

       另外,实在无法忍耐的善英打好行李准备离开,柳滨不解地问道,妈妈要去哪里,善英紧紧抱住柳滨泪流满面...

       第31集

       世勋对善英说,我和她之间没有特别的关系。善英说,你会给毫不相干的人准备一个专用手机,在马路上kiss吗。世勋说对不起,善英说,我们之间就此结束。

       池女士去好朋友家做客,当她看到公寓警备人员是恩妮父亲仁德时,她感到十分没脸面。回到家的奶奶责怪恩妮说,为什么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给我们,并且让香淑今后对恩妮进行适当的教育。

       楠贞感到反胃,于是到药店买胃药,药局的人听说她的症状后让她先检查一下有没有怀孕,楠贞惊呆了。

       善英果断地对香淑说,世勋在外面有女人,我坚持离婚。香淑说,那么柳滨作为我们家宗家的子孙必须得由我们家带走...

       第32集

       善英告诉香淑世勋在外面有女人,断然表示要离婚,香淑表示有彬是家里的曾孙,自己要带走他。兰贞跑去机场向哲表白了感情。善英拒绝见世勋,世勋买了名画来到家里。善英告诉世勋不要做幼稚的举动。洪女士受池女士的邀请来家里做客,不料认出了恩妮。

       第33集

       正在照顾有彬的恩妮接到善英的电话,于是带着他出去。哲和兰贞对爱朗和仁德说要结婚。有彬因善英不在身边而无法入睡,最后把恩妮当成妈妈才睡着。恩妮得知世勋外遇的女人是妍熙后来到妍熙的咖啡店,在那里遇到了金子。

       第34集

       江浩和朋友们一起喝酒后来到夜店,回到家脱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口红印,不禁大吃一惊。为兰贞的事情伤心的爱朗下定决心告诉青子让孩子们结婚。善英告诉世勋同意回家,条件是在自己面前和那个女人分手。香淑让恩妮去给青子送礼物,在那里遇到了金子。

       第35集

       恩妮看到金子感到很惊讶,可双方都假装不认识。这时江浩打来电话约恩妮出来看江浩送给奶奶的炒年糕店铺,恩妮很感激江浩,并跟奶奶说了见到金子的事。世勋下定决心和燕儿断绝关系而且约善英出来吃饭想修好关系,可善英并不领情。江浩和恩妮还有兰贞和哲出来吃饭,江浩说也要和恩妮奋斗生孩子。

       第36集

       金子到恩妮家门口去找恩妮,分开时被婆婆看见,她因为紧张一直追问恩妮。庆子说澈儿和楠贞结婚后到自己家住,爱玲争执后还是同意了。世勋因为善英的不理解喝了很多酒,恩妮和江浩知道是关系还没有和好的原因,恩妮在和善英去接有彬的时候谈了心……

       金子因为钱又找到了恩妮,还威胁恩妮说不拿钱就告诉善英,恩妮很痛苦,后来香淑找到了金子,问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江浩看到恩妮无助的样子很心痛,可是恩妮什么也不说。燕儿找到了世勋说谢谢,世勋心里也很痛苦,晚上不停的喝酒……金子又被逼还债,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又去了恩妮家约了恩妮到家门口见面,逼恩妮拿钱的时候,江浩出现了……

       《爱你千万次》分集介绍: 第37集

       金子来找恩妮要更多的钱,江浩发现后质问金子到底在做什么,金子认出江浩就是恩妮的丈夫,在一旁的恩妮震惊之余晕倒过去。世勋去参加哲和兰贞的婚礼的路上接到妍熙被送到急诊室的电话,于是急忙跑到医院。善英给世勋打电话,正巧被护士接到后听到在医院的消息,善英惊慌地跑到医院。

       第38集

       善英看到世勋和妍熙后疯狂地扑向妍熙,世勋在一旁阻拦她。穿着高跟鞋举行婚礼的兰贞不小心摔倒,在婚车里感到腹痛。善英收拾行李后离开家,她告诉青子想离婚。金子来到青子,预感到恩妮就是香淑的儿媳妇的事情。

       第39集

       香淑看着吃完海鲜汤后一起出现过敏现象的有彬和恩妮感到诧异。香淑给深夜没有回家的世勋打电话,见妍熙接电话,吃惊地表示要见她。金子站在香淑家的门前犹豫着告不告诉恩妮真相,她来找恩妮的奶奶欲说出真相,这时遇到了恩妮。

       第40集

       知道有彬就是自己的孩子的恩妮悲伤不已,看着有彬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善英为了有彬的问题和世勋见面,但世勋坚决拒绝后离开。妍熙的店陷入困境,偶然得知的世勋为了帮助妍熙约她见面。来到世勋办公室的香淑看到妍熙,对不顾自己的警告仍和世勋见面的妍熙感到愤怒。

       第41集

       香淑生气地质问妍熙的时候金子出现,香淑知道了恩妮是有彬生母的事情。善英想通过律师夺回有彬。香淑拜托金子保守秘密,但金子威胁说要去找世勋说出一切。香淑拿出巨款恳求她保守秘密,金子看着钱眼前一亮。

       第42集

       善英认为恩妮之前一直欺骗自己来故意接近有彬,生气的善英让恩妮立刻离开。不知道原因的江浩对发火的善英感到诧异,担心起突然失踪的恩妮。被赶出来的恩妮无处可去,于是来找奶奶,最后被江浩找到回到了家。香淑担心恩妮突然出走会引起怀疑,于是让恩妮先对江浩提出离婚。

       第43集江浩知道了恩妮曾做过代理孕妇的事情,对欺骗了自己的恩妮感到愤怒,让她立刻离开家,恩妮哭着离开。对金子产生怀疑的妍熙发现了巨额支票,对收下钱的金子发火。恩妮流着泪走入大海。

       第44集

       池女士责备香淑只关心世勋的婚姻,却唆使江浩先提出离婚,即使不是亲生的孩子也不要太过分,这时在外面听到他们对话的江浩吃惊地走进来。江浩生气地问父亲自己的生母是谁,最后他找到了乡下的姨妈家。恩妮在幼儿园里望着开心玩耍的有彬陷入悲伤。

       第45集

       江浩来到恩妮所在的保育院,知道了她为了父亲的手术费去做代理孕妇的事情,他对恩妮表示歉意,但告诉她无法继续和她在一起,随后提出了离婚。江浩和恩妮各自告诉家人决定离婚,吃惊的仁德来找江浩问起离婚的原因,江浩告诉他只是厌倦了恩妮。

       第46集

       江浩来到恩妮家门前,告诉她明天在法院见,恩妮把结婚戒指还给了他。世勋表示带着善英和有彬去美国分公司,香淑表示赞同,她告诉善英先带着有彬去美国。恩妮和江浩站在法官面前,深思之后江浩表示无法和恩妮分开。江浩告诉恩妮如果是为了有彬,两个人可以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重新生活。

       第47集

       世勋知道了生下有彬的人是恩妮,江浩为此提出离婚的事情。恩妮来到江浩的公司,告诉他去办离婚手续,江浩断然表示不会离婚。善英催促恩妮赶快离婚,爱朗听到后对善英感到恼怒。妍熙为了交店里的租金找存折,却发现存折不翼而飞。

       第48集

       江浩带着恩妮来到湖边,问她是想看自己死去还是两个人一起生活,让恩妮从中选择,恩妮流着泪看着江浩。感到不安的香淑和善英祈祷江浩和恩妮离婚,而爱朗和仁德则期盼恩妮的离婚只是个传闻,努力让两个人和解。

       第49集

       善英来找恩妮的父亲仁德,恳求他阻止恩妮和江浩的复合,仁德得知真相后晕倒过去。爱朗追着善英问真相,她不肯相信恩妮做过代理孕母的事情。相信江浩对自己的爱的恩妮决定和他去美国。

       第50集

       仁德晕倒后被去急诊室,恩妮和江浩得知后急忙赶去医院。医生表示仁德因受到严重打击而患上急性肝炎,爱朗告诉恩妮善英来过的事情。恩妮愤怒地打善英的耳光,告诉她如果仁德有事绝不会原谅她,善英若无其事地回答说自己只是说出了真相,这时白一和池女士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第51集

       江浩表示要和恩妮一起离开,白一告诉他既然知道了真相,两个人就不能在一起,只能一个人离开。忍无可忍的江浩告诉恩妮等恩妮父出院后就离开。仁德来到白一家跪在地上恳求他让恩妮和江浩一起去美国,恩妮见状伤心地流着泪,扶着仁德走出去。

       第52集

       患上老年痴呆症的香淑举止犹如小孩,江浩心痛地看着她。池女士担心地表示是不是要找疗养院,世勋表示绝对不会送母亲去疗养院。恩妮整理行李准备离开,全家人一起吃最后的晚餐。见恩妮没有胃口,兰贞怀疑恩妮有了身孕。

       第53集

       江浩开车要带恩妮去医院,恩妮反问他有什么资格,江浩强拉着她来到医院。仁德和爱朗给恩妮打电话要去看她,恩妮告诉他们自己还没有平静下来,让他们以后再过来。江浩对香淑说要暂时去旅行,随后拿着行李来到恩妮的家。

       第54集

       江浩来到仁德家四处寻找恩妮,他哭着告诉仁德恩妮的身体情况很不好,把恩妮患上胃癌的事情告诉了仁德和爱朗。听到爱朗留言的恩妮终于打来电话,表示现在回去。江浩告诉家人一定会救恩妮,再也不会分开。

       第55集

       江浩和因抗癌治疗戴上帽子的恩妮坐在医院诊疗室。医生告诉江浩现在可以尝试做手术,江浩紧张地望着医生。恩妮微笑着告诉仁德和爱朗现在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

李清照如梦令描写了什么景色

       牙痕记孟鹤堂歌词是中间那段。歌词是"胭脂粉好比那迷人的药,蜜糖嘴好比两把杀人的刀。芙蓉面就是这个勾死的鬼儿,小金莲好比这个恶毒魈。杨柳腰如同是绊马的索,风流眼逼我走上独木桥。烟花院好比这个森罗殿,红绫被就是这个狱监牢。一双玉腕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嚼。管他张王和李赵,鸳鸯枕上唤娇娇。悔不听家严的苦训教,任意儿胡为就乱赌嫖。只说你花容月貌人俊俏,却原来貌美心毒虚情假意内藏刀。"

       李清照如梦令描写了出游归来的少女词人,泛舟于清溪之上,观赏到藕花绽开、鸥鹭惊飞的美好景色的景色。

       一、原文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二、释义

       应是常常想起一次郊游,一玩就到日暮时分,沉醉在其中不想回家。一直玩到没了兴致才乘舟返回,却迷途进入藕花池的深处。怎么出去呢?怎么出去呢?叽喳声惊叫声划船声惊起了一滩鸣鹭。

       三、作者朝代

       宋代

扩展资料

       赏析

       第一层,一、二两句写溪亭喝酒。“常记溪亭日暮”,在野外溪边的亭子里喝酒,喝得时间太长了,喝得也稍多了,太阳西沉,天快了晚了,这种荒唐的事至今还记得。开头点出了喝酒的时间、地点、背景。“沉醉不知归路”,因为酒喝多了,人晕晕乎乎的,好像感到醉了。

       沉醉,是醉到一定的程度,但又有酣乐之意。这时,连回家的路已经记不太清楚了。酒喝到如此的程度让人担心哪!“沉醉”二字透露出了女词人心底的欢快。 “不知归路”,暗示了游兴沉酣、乐而忘返。

       第二层,三、四两句写误入藕花丛中。酒是喝得是尽兴,天却晚了,不能不回家呀,“尽兴晚回舟”,来时诗人是划着小船来的,回去也要小船划回去呀。我们好像看到诗人踉踉跄跄从亭子上走下来,解开拴船的绳索,撑开小船向前去。

       划呀,划呀,可是,酒喝多了,头脑似乎不太清醒,船到底划向哪里,诗人也许不太明白。由于酒后发力,用力过猛,小船儿一头撞进了藕花丛中,“误入藕花深处”如行云流水,流畅自然,毫无雕凿痕迹,却将一叶扁舟摇荡于盛放的荷花丛中。

       “误入”这里把诗人酒眼朦胧醉的憨态全部写出来,要在平时船划入藕花深处,要出多大的劲呀,今天不知不觉地撞进来了,这里把自己原来的主观愿望与酒后的神志模糊,作了对比与交待。

       第三层,五、六两句写乘着酒兴奋力争渡。“争渡,争渡”,这里是指作者奋力划船的意思,而且巧妙地利用了《如梦令》词中第五句必须为叠句的规定,重复说“争渡,争渡”,表示奋力,再奋力。

       百度百科—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好了,关于“鸳鸯枕上唤娇娇”的话题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通过我的介绍对“鸳鸯枕上唤娇娇”有更全面、深入的认识,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