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活动 诗词活动

元好问的诗_元好问的诗词

zmhk 2024-05-13 人已围观

简介元好问的诗_元好问的诗词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一起探讨元好问的诗的问题。我将用专业的态度回答每个问题,同时分享一些具体案例和实践经验,希望这能对大家有所启发。1.Ԫ???ʵ?ʫ2.酒部古诗6:饮酒五首襄城作〔金末元初

元好问的诗_元好问的诗词

       大家好,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一起探讨元好问的诗的问题。我将用专业的态度回答每个问题,同时分享一些具体案例和实践经验,希望这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1.Ԫ???ʵ?ʫ

2.酒部古诗6:饮酒五首襄城作〔金末元初〕元好问

3.金代诗人元好问的诗句

4.元好问著名诗词

5.元好问 除了 摸鱼儿还有没有其它的诗?

6.元好问 台山杂咏

元好问的诗_元好问的诗词

Ԫ???ʵ?ʫ

       出自金朝诗人元好问《论诗》

       论诗

       元好问(金朝)

       晕碧裁红点缀匀,一回拈出一回新。

       鸳鸯绣出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

       翻译:刺绣的能工巧匠渲染碧绦、裁剪朱红,把绣品点缀得均匀得体、光彩照人。可以将绣成的鸳鸯交给人们去观赏,但不会把那枚能绣出五光十色、仪态万千的金针传授给别人。

扩展资料:

       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汉族,山西秀容(今山西忻州)人。

       少年时代与其父元德明生活于山西砂河镇滹沱河北。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七月初八,于元宪宗蒙哥七年(1257年)九月初四日,卒于获鹿(在今河北省)寓舍,归葬故乡系舟山下山村(今忻县韩岩村)。元好问墓位于忻州市城南五公里韩岩村西北,1962年被评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区。

       兴定进士,历任内乡令、南阳令、尚书省掾、左司都事、行尚书省左司员外郎,金亡不仕。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其诗奇崛而绝雕琢

       ,巧缛而不绮丽,形成河汾诗派。晚年致力收集金君臣遗言往事,多为后人纂修《金史》所本。

       著有《杜诗学》、《东坡诗雅》、《锦畿》、《诗文自警》、《壬辰杂编》、《遗山先生文集》四十卷、《续夷坚志》四卷、《遗山先生新乐府》五卷等,传世有《遗山先生文集》,编有《中州集》,现有清光绪读书山房重刊本《元遗山先生全集》。

       他是我国金末元初最有成就的作家和历史学家,文坛盟主,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其诗、文、词、曲,各体皆工。

       百度百科-论诗

酒部古诗6:饮酒五首襄城作〔金末元初〕元好问

       关于《清明上河图》有以下诗句:

       1、京都元夕

       作者:元好问

       朝代:金朝

       诗文:

       袨服华妆着处逢,六街灯火闹儿童。

       长衫我亦何为者,也在游人笑语中。

       释义:

       游人穿着华丽,妆容华贵,儿童看着灯火玩闹嬉戏,

       我又是在干什么呢?我也在游人欢乐的笑语气氛之中。

       2、玉京曾忆昔繁华

       作者:赵佶

       朝代:宋朝

       诗文: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释义:

       回忆汴京往昔的繁华,万里山河都属于帝王之家。奢华的宫殿园林,弦管笙琶的声音日夜不断。

       花城早已是空寂无人、萧索冷落,虽然身处黄沙漫天的胡地,那繁华如春的汴京仍然时常萦绕在梦中。家乡在何处,怎么忍心听到那羌笛吹奏凄凉彻骨的《梅花落》。

       3、汉上繁华

       作者:徐君宝妻

       朝代:宋朝

       诗文:

       汉上繁华,江南上物,尚遗宣政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长驱入,歌台舞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人物,扫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梦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释义:

       南宋时期汉水至长江一带十分繁华,许多人才都保持着宋徽宗时的流风余韵。绿窗朱户。十里之内全是华美的房屋,元兵一到,刀兵相接,旌旗挥舞,数百万蒙古军长驱直入,歌舞楼榭瞬间化为灰烬。

       清明太平的三百余年,制度文物被毁灭的干净彻底,一切都没有了。幸而自己没有被舞北去,还客佳在南方。分别了的徐郎你在哪里?只有自己独自惆怅,和徐郎也没有理由可以想见了。从今以后,只能魂返故乡,与亲人相会。

扩展资料:

       鉴赏:

       从《清明上河图》可以看出几个很有特色的艺术特征:这幅画用笔兼工带写、色彩淡雅、不同的一般界画,即所谓的“别成家数”。构图采用鸟瞰图的方法,真实、简洁地描绘了当时汴京东南角的典型区域。

       作者采用传统的手卷形式,通过“散点透视”来组织画面。画面长而不冗余,繁而不乱,严密紧凑,一气呵成。画中所描绘的景物,从宁静的田野到浩渺的河流,再到高耸入云的城郭;从船上的人到街边摊贩展示的商品,再到市场上的标语,丝毫不失。

       在画面中,穿插着各种各样的情节,组织的错落有致,同时也很有趣。

金代诗人元好问的诗句

       《饮酒五首襄城作》元好问

        一、

        西郊一亩宅,闭门秋草深。

        床头有新酿,意惬成孤斟。

        举杯谢明月,蓬荜肯相临。

        愿将万古色,照我万古心。

       按写诗人月下独酌。

        1、元好问: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元初时期文学家、历史学家。

        二、

        去古日已远,百伪无一真。

        独馀醉乡地,中有羲皇淳。

        圣教难为功,乃见酒力神。

        谁能酿沧海,尽醉区中民。

       按写酒给予人淳真的品质。

        2、羲皇:伏羲氏,华夏民族人文始祖,字太昊,三皇之天皇,与女娲同为福佑社稷之正神,是中国古籍中记载的最早的王,也是中国医药鼻祖之一。

        3、区中:人世间,宇内。《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迫区中之隘陜兮,舒节出乎北垠。”

        三、

        利端始萌芽,忽复成祸根。

        名虚买实祸,将相安足论。

        驱驴上邯郸,逐兔出东门。

        离官寸亦乐,里社有拙言。

       按写虚名招致实祸。

        4、利端:利欲的端绪。《史记·太史公自序》:“猎儒墨之遗文,明礼义之统纪,绝惠王利端,列往世兴衰。”

        5、驱驴上邯郸:唐·沈既济《枕中记》:“…生惶骇不测,谓妻子曰:‘吾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御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思短褐、乘青驹,行邯郸道中,不可得也!’引刃自刎。…”

        6、逐兔出东门:东门犬 (狗)。 元·傅若金:“徒怜丞相东门犬,犹忆将军半夜鹅。”清 ·董以宁:“后人更忆华亭鹤,前人已叹东门狗。”

        《史记 ·李斯列传》:“ (秦) 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太平御览》’卷九百二十六引 《史记》作“李斯临刑,思牵黄犬、臂苍鹰,出上蔡东门,不可得矣。”

        四、

        万事有定分,圣智不能移。

        而于定分中,亦有不测机。

        人生桐叶露,见日忽已晞。

        唯当饮美酒,傥来非所期。

       按写饮酒可以应对不测的世事。

        7、圣智:亦作“ 圣知 ”。谓聪明睿智,无所不通。亦指具有非凡的道德智慧者。

        《墨子·尚同中》:“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使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荀子·宥坐》:“聪明圣知,守之以愚。”《史记·范雎蔡泽列传》:“夫人生百体坚彊,手足便利,耳目聪明而心圣智,岂非士之愿与?” 晋·潘岳《西征赋》:“生有脩短之命,位有通塞之遇,鬼神莫之要,圣智弗能豫。”

        8、傥来:tǎng。①意外得来,偶然得到。

        《庄子·缮性》:“轩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傥来,寄者也。” 成玄英疏:“傥者,意外忽来者耳。”

        ②自来。宋·王安石《游章义寺》诗:“阴岭有佳客,傥来不须招。”

        五、

        此饮又复醉,此醉更酣适。

        徘徊云间月,相对澹以默。

        三更风露下,巾袖警微湿。

        浩歌天壤间,今夕知何夕?

       按写诗人对月酣醉。

        9、巾袖:头巾和衣袖。

       10、浩歌:放声高歌,大声歌唱。

元好问著名诗词

        #诗词鉴赏# 导语元好问七岁能诗,有神通目。工诗文,在金元之际颇负重望;诗词风格沉郁,并多伤时感事之作。下面 无 就给大家介绍下金代诗人元好问的诗句,欢迎阅读!

        1.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

        2.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

        3.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元好问《摸鱼儿·问莲根有丝多少》

        4.荷叶荷花何处好?大明湖上新秋。——元好问《临江仙·荷叶荷花何处好》

        5.人生一枕春梦,辛苦趁蜂衙。——元好问《水调歌头·长寿新齐》

        6.竹里蓝田山下,草阁百花潭上,千古烟霞。——元好问《水调歌头·长寿新齐》

        7.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元好问《论诗三十首·其二十九》

        8.鉴湖春好无人赋,岸夹桃花锦浪生。——元好问《论诗三十首·其十六》

        9.苍烟百年木,春雨一溪花。——元好问《水调歌头·长寿新齐》

        10.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元好问《摸鱼儿·问莲根有丝多少》

        11.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元好问《水调歌头·赋三门津》

        12.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元好问《骤雨打新荷·绿叶阴浓》

        13.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长风怒卷高浪,飞洒日光寒。——元好问《水调歌头·赋三门津》

        14.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扩展阅读:元好问的简介

        元好问(好hào,1190年8月10日-1257年10月12日),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至大蒙古国时期文学家、历史学家。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

        元好问自幼聪慧,有“神童”之誉。金宣宗兴定五年(1221年),元好问进士及第。正大元年(1224年),又以宏词科登第后,授权国史院编修,官至知制诰。金朝灭亡后,元好问被囚数年。晚年重回故乡,隐居不仕,于家中潜心著述。元宪宗七年(1257年),元好问逝世,年六十八。元好问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文坛盟主,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他擅作诗、文、词、曲。其中以诗作成就,其“丧乱诗”尤为有名;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虽传世不多,但当时影响很大,有倡导之功。有《元遗山先生全集》、《中州集》。

       扩展阅读:元好问的词成就

        元好问留下词377首,是金代作品最多的词人。元好问词的内容不及其诗内容广大,但在金词坛却是题材最丰富的一家,艺术上以苏轼、辛弃疾为典范,兼有豪放、婉约诸种风格。抒怀、咏史、山水、田园、言情、咏物、赠别、酬答、吊古伤时,无历不控。

        作为金词坛现实主义词人,他的词笔首先是面向现实的。有“兵尘万里,家书三月,无言强首。几许光阴,几回欢聚,长教分手。料婆婆挂械多应笑我,慌仲队金城柳。”

        元好问多作怀古词,形式以长调为主,奇慨遥深,如《木兰花慢》“渺涨江东下”。田园词则往往表现出恬谈、闲适的情趣。描绘山河壮丽、抒发爱国豪情,是遗山词一个重要内容,如遗山代表作《水调歇头·赋三门律》等。

        元好问的水词之所以能如笔下山水那样顶天立地,在于它不仅是雄浑的山水画眷更有寄慨、壮思、理想自画卷中选出。即如此首下闻纯为感慨,词之内涵亦因此而深化。在词文上,元好问的爱情词是别具一格的,如其的《雁丘词》等。

元好问 除了 摸鱼儿还有没有其它的诗?

       摸鱼儿·雁丘词(这个最经典了)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双调·小圣乐]骤雨打新荷 (这个也很不错)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朵朵蹙红罗。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琼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元好问 台山杂咏

       诗词作品选 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枝间新叶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园。 摸鱼儿(又名雁丘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1)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注:(1)就,一作“是”。 摸鱼儿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 天已许!甚不教白头、生死鸳鸯浦。夕阳无语。 算谢客烟中,湘妃江上,未是断肠处。 香奁梦好,在灵芝瑞露中间,俯仰今古。 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 相思树,流年度,无端又被西风误。兰舟少住。 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木兰花慢 游三台  渺漳流东下,流不尽,古今情。 记海上三山,云中双阙,当日南城。 黄星。几年飞去,淡春阴、平野草青青。 冰井犹残石甃,露盘已失金茎。 风流千古短歌行,慷慨缺壶声。 想骊酒临江,赋诗鞍马,词气纵横。 飘零。旧家王粲,似南飞、乌鹊月三更。 笑杀西赋客,壮怀无复平生。 玉漏迟壬辰围城中,有怀浙江别业   浙江归路杳。西南仰羡,投林高鸟。 升斗微官,世累苦相萦绕。 不入麒麟画里,又不与、巢由同调。 时自笑。虚名负我,平生吟啸。 扰扰马足车尘,被岁月无情,暗消年少。 钟鼎山林,一事几时曾了。 四壁秋虫夜语,更一点,残灯斜照。 青镜晓。白发又添多少。 石州慢  石州慢赴召史馆,与德新丈别于岳祠新店,明日以此寄之。  击筑行歌,鞍马赋诗,年少豪举。 从渠里社浮沉,枉笑人间风女。 生平王粲,而今憔悴登楼,江山信美非吾土。 天地一飞鸿,渺翩翩何许。 羁旅。山中父老相逢,应念此行良苦。 几为虚名,误却东家鸡黍。 漫漫长路,萧萧两鬓黄尘,骑心漫与行人语。 诗句欲成时,满西山风雨。 临江仙  临江仙 自洛阳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 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 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 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 鹧鸪天   华表归来老令威,头皮留在姓名非。 旧时逆旅黄粱饭,今日田家白板扉。 沽酒市,钓鱼矶,爱闲真与世相违。 墓头不要征西字,元是中原一布衣。 清平乐   离肠宛转,瘦觉妆痕浅。 飞去飞来双语燕,消息知郎近远。 楼前小语珊珊,海棠帘幕轻寒。 杜宇一声春去,树头无数青山。 论诗三十首  (丁丑岁三乡作) 汉谣魏什久纷纭,正体无人与细论。 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各清浑。 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 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 邺下风流在晋多,壮怀犹见缺壶歌。 风云若恨张华少,温李新声奈尔何? (钟嵘评张华诗,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 (柳子厚,晋之谢灵运;陶渊明,唐之白乐天。) 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垒平。 老阮不狂谁会得,出门一笑大江横。 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仍复见为人。 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 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 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斗靡夸多费览观,陆文犹恨冗于潘。 心声只要传心了,布谷澜翻可是难。 (陆芜而潘净,语见《世说》) 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 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碔砆。 (事见元稹《子美墓志》) 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 画图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色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万古文章有坦途,纵横谁似玉川卢。 真书不入今人眼,儿辈从教画鬼符。 出处殊途听所安,山林何得贱衣冠? 华歆一掷金随重,大是渠侬被眼谩。 笔底银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饭山前。 世间东抹西涂手,枉着书生待鲁连。 切切秋虫万古情,灯前山鬼泪纵横。 鉴湖春好无人赋,岸夹桃花锦浪生。 切响浮声发巧深,研摩虽苦果何心! 浪翁水乐无宫徵,自是云山韶濩音。 (水乐,次山事。又其《欸乃曲》云:“停桡静听曲中意,好似云山韶□音”) 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 江山万古潮阳笔,合在元龙百尺楼。 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 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校几多? (天随子诗:“无多药草在南荣,合有新苗次第生。稚子不知名品上,恐随春草斗输赢。”) 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 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酬无复见前贤。 纵横正有凌云笔,俯仰随人亦可怜。 奇外无奇更出奇,一波才动万波随。 只知诗到苏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 曲学虚荒小说欺,俳谐怒骂岂诗宜? 今人合笑古人拙,除却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 乱后玄都失古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刘郎也是人间客,枉向东风怨兔葵。 金人洪炉不厌频,精真那计受纤尘。 苏门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诗百态新。 百年才觉古风回,元佑诸人次第来。 讳学金陵犹有说,竟将何罪废欧梅? 古雅难将子美亲,精纯全失义山真。 论诗宁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里人。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 撼树蚍蜉自觉狂,书生技痒爱论量。 老来留得诗千首,却被何人校短长?寻访人物:元好问寻访 [双调]骤雨打新荷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朵朵蹙红罗。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琼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台山杂咏》

        作者:元好问

        西北天低五顶高,

        茫茫松海露灵鳌。

        太行直上犹千里,

        井底残山枉呼号。

        万壑千岩位置雄,

        偶从天巧见神功。

        湍溪已作风雷恶,

        更在云山气象中。

        山云吞吐翠微中,

        淡绿深青一万重。

        此景只应天上有,

        岂知身在妙高峰?

        注释:

        1、这句说站在五台山向北望去,天显得很低,而五台山的五个山顶却显得更高了。

        2、灵鳌:神龟。古代神话传说,渤海之东有大壑,下深无底,中有五仙山(瀛洲、蓬莱、方丈、员峤、岱舆),常随波漂流颠簸。上帝使十五巨鳌举头顶之,五山遂屹立不动。此句形容松涛海浪,山顶如鳌头,以五仙山喻五台。

        3、井底残山:指诸山与五台相比,如在井底。

        4、天巧:指天然形成的五台岩壑景象。神功:鬼斧神功,非人力所能及。

        5、湍溪:急流的河溪。风雷恶:形容水流声巨响如雷。

        6、翠微:青翠的山峦。此句说云雾在青翠的山峦间飘荡出没。

        7、妙高峰:佛教传说中的最高峰,这里代指五台山。

       杂咏·其三

        王维 杂咏其三

        已见寒梅发,复闻啼鸟声。

        心心视春草,畏向玉阶生。

        赏析

        以时序的递进、物候的变化,加深主人公的情感。已见寒梅发一句是对上一首询问寒梅著花的呼应。此句是女主人公失望的深深怨情。因为光景蹉跎,不能如期践约,此时在女主人公眼中,寒梅花发已由希望之光变为幻灭之色。不仅如此。便是这象征青春、爱情的春天,欣欣向荣的春天,也发生了质的变化。梅花开了,早春已过。百鸟叫了,仲春也已飞逝。现在是莺飞草长的暮春了。随着节序的推移,女主人公的心绪也由百无聊赖到终日惆怅,以至看花落泪、见月伤心了。以前,她觉得,时间过去一天,距离自己美好愿望的实现就近一日。现在完全是逆反心理:时间愈是过得快,幻灭就愈彻底,犹如滔滔日下的江河,无可如何。此时,鸟鸣,春草都变作主人公情感的对立物。诗人说女主人公是以一颗充满忧愁的心视春草,她看到愈来愈茂盛的春草眼看就要连到阶前,禁不住惶恐起来了。

       元好问 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作者:元好问

        枝间新绿一重重,

        小蕾深藏数点红。

        爱惜芳心莫轻吐,

        且教桃李闹春风。

        注释:

        1、赋:吟咏。

        2、同儿辈赋句:和儿女们一起做关于还没开放的海棠花的诗。

        3、一重重:一层又一层。形容新生的绿叶茂盛繁密。

        4、小蕾:指海棠花的花蕾。

        5、芳心:原指年轻女子的心。这里一语双关,一指海棠的花芯,二指儿辈们的心。

        6、轻吐:轻易、随便地开放。

        7、且教:还是让。

        8、闹春风:在春天里争妍斗艳。

        翻译:

        海棠枝间新长出的绿叶层层叠叠的,

        小花蕾隐匿其间微微泛出些许的红色。

        一定要爱惜自己那芳香的心,

        不要轻易地盛开,

        姑且让桃花李花在春风中尽情绽放吧!

        赏析:

        诗人作此诗时已入暮年,时金已灭亡,他回到了自已的故乡,抱定了与世无争的态度,过着遗民生活,他自觉已无能周济天下,于是只能坚守自已节操,独善其身。诗句也许从一个侧面,借未开之海棠,寄托了自已的这种心态。

        诗句写了深藏于重重新绿之中的、尚未开放而仅仅是数点红的海棠蓓蕾。诗人忠告它爱惜芳心,不要轻易地吐蕾。那么,诗人为什么要如此深情地忠告?也许,诗人想到了,如果一旦开放,几场风雨之后,花就会很快坠落、凋零,林花谢了太匆匆,为了它的不至于很快谢落,为了它的长久,诗人宁愿红蕾深藏。也许,诗人想得更深,认为真正的芳心是不应该轻易吐露的,像桃李那样在春风中追逐、嬉闹,只是一种炫耀,一种浅薄的表现。诗人不希望像桃李卖阳艳,希望慎勿作桃李(李白《赠韦侍御黄裳》)。总之,诗句虽然用语平易,却意味醇厚,耐人咀嚼,留给我们很多的思考。诗人曾经说过:动可以周万物而济天下,静可以崇高节而抗浮云。(《新斋赋》)诗人作此诗时已入暮年,时金已灭亡,他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抱定了今是中原一布衣(《为邓人作诗》)、衰年那与世相关(《已卯端阳日感怀》)的态度,过着遗民生活,他自觉已无能周济天下,于是只能坚守自己节操,独善其身。诗人也许从一个侧面,借告诫未开之海棠,不要轻易吐露花蕊,寄托了自己的这种心态。

       元好问 临江仙·自洛阳往孟津道中作

        《临江仙自洛阳往孟津道中作》

        作者:元好问

        原文:

        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

        人生长恨水长东。

        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

        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

        浩歌一曲酒千钟。

        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

        赏析:

        由词题可知,此词作于由洛阳赴孟津的途中。元好问自公元1218年(金宣宗兴定二年)移家河南登封,此后一段时间行迹多在河南。作者触景伤感,吊古伤今,来抒发自己的怀抱。

        北邙山,在河南洛阳县北。古代王侯公卿多葬此山,唐新乐府有《北邙行》,所以有黄尘老尽英雄的感慨。这里的老尽蕴含着作者对英雄不遇,空老京华的无限感伤,不由不发生人生长恨水长东的慨叹人生句用李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句,但更为悲壮。作者的一腔幽怨无人共语,有英雄独立的悲凉,远目送归鸿源自嵇康的目送归鸿,手挥五弦《赠秀才入军》和贺铸的恨登山临水。和寄七弦桐,目送归鸿(《六州歌头少年侠气》)句意,即有哀怨,又有不平之意。

        上片言情,下片说理,英雄无奈,只好作自我宽慰语: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功名也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唯有洗歌美酒,天伦至爱,才是人间乐事呀。所以词最后,作者发出: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的感慨。这也正是他在收复失地,重返家园的理想行当国孝无恢复之谋的现实的矛盾之中,希望与失望情绪交织而构筑成情绪。

       古诗绝句就是这样经典,凝练,内心顿生无限的情怀。希望看到更多的的绝句和古诗吗,请欣赏 古诗咏菊 。

       好了,关于“元好问的诗”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讲解对“元好问的诗”有更全面、深入的了解,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